首页 > 美文 > 正文

之江问玄

日期:2020-09-17 18:24:17   来源:互联网   编辑:小美   阅读人数:878
之江问玄人生匆匆数载,白云苍狗经年。对于当下的人们尤其是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穿行的人们来说,或许大抵都有这样的体验,身心发条越拧越紧,赶路脚步越走越快,曾经眼中再美的风景也在不期然地掩入黑白,曾经心中再充

之江问玄

之江问玄(图1)

人生匆匆数载,白云苍狗经年。对于当下的人们尤其是在钢筋水泥丛林中穿行的人们来说,或许大抵都有这样的体验,身心发条越拧越紧,赶路脚步越走越快,曾经眼中再美的风景也在不期然地掩入黑白,曾经心中再充盈的感动也在不经意间贫瘠起来。

之江问玄(图2)

或许因了,或许因了年岁,当昏昏然地又再次梦了曾几何时做过的梦,当行山涉水又再次在同样的所在寻回同样的感动,有时竟鬼使神差般地有点相信宿命。曾穿过冬日的缝隙,曾穿过厚厚的时光,去寻找一场雪白的记忆当相隔数月再次打开那扇古朴的房门,一张装帧简约精美的卡片跃然入眼,没错,我又来到了这里,梦里之江,山水佳境。

之江问玄(图3)

1425年,是杭州的年岁。在最初的起点,人间天堂初现真容,世界上最美丽华贵之天城在马可波罗的鹅毛笔下晕染开来。4185米,是脚步丈量下的南宋御街。近乎千载的时空流转,此去经年的灯火斑斓依然清晰可感、轻松可触。70%,是杭州的平均湿度。一滴滴水、一泊泊湖、一道道河、一条条江,生发的是之江大地的千古灵秀。80%,是神奇的东方树叶龙井绽放的水温。几片翠绿的龙井带着茶园的清风曼妙舒展,雾化出杭州、之江人间天堂的清丽雅韵和绝代风华。

之江问玄(图4)

永恒,是这卷山水亘古相依的期限。昨日天晴,此间西湖已然没有了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生动,但只要驻足浙大华家池畔,从那不再漫溢的涟漪中,就不难觉知咫尺之边西子湖的恬淡雅素。今日微雨,此间的风注定不是北方的清冽蚀骨,看看池围岸边依然婀娜的垂柳,也就打心底里明了什么才是吹面不寒杨柳风”徜徉幽径,若见晨起伴雨悄然垂落的零星几枚落叶松,那可是说不出的清濛,莫大的幸运。

之江问玄(图5)

绿水青山就是银山,这里是安吉。喜感茶禅一味”之境,除了安吉白茶,倍爱竹山小驻。缓行山间小路,竹海青翠苍茫;漫步郊野荒草,契入了无牵挂的自由。望得见山,看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,这里是依山傍水的马家弄。翠竹聚云间,流水到人家”听水轩的水真清,像极了一碧如洗的天空;浪漫山川乡,幸福马家弄,石阶上的苔藓清新厚重,屋侧的竹片垒成山头,听水居的多肉植物亲水互融,就连卧在十字窗格下的猫都懒得多看一眼与己无关的不速之客。

之江问玄(图6)

文官徐行,武官下马,古韵江南,孝义荻浦。孝子”牌坊浸透古意,周遭数百年的古树蓬勃生机,斑驳的枝叶间淌着寄生植物,仰望一棵古树,追寻的却是一段穿越的记忆时空。申屠宗祠世德之家人杰辈出,兰桂孝堂天井上空白云悠悠,白墙黛瓦无声写意着自己的风情,也无意间成就了这里的厚重。双溪屈曲出安澜,遥村旷野衔天山。向晚钟声夕阳远,莲香风里皆是禅”水口晚钟,清莲环溪,一半现代一半古朴,古韵生机。《东梓关》郁达夫?黄公望,《富春山居图》是的,万物代谢终有期,斯人已去楼也空。但岂不慰哉?不光留有遗世佳作后人追慕,还更有这里的一砖一瓦、不老山水穿过历史烟云,从未间断地在娓娓深情地讲述......

之江问玄(图7)

有人说,人生最好的旅行莫过于你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发现一种久违的感动。平素喜读林清玄,此刻心头不觉间溢出的却是出世则心怀众生,入世则灵台清明,跟随直觉的指引,寻回内心的宁静的旷世之音。我想,之江问玄,玄妙大抵关乎情关乎景;人生问玄,玄应更加关乎心关乎境、关乎意关乎灵,否则置身另个所在,为何还是觉得脚仍行走在那方之江大地的竹山小径。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关乎

示例:《儿女英雄传》第三回:“这项银子,可关乎着老爷的大事。”萧红《马伯乐》第二章:“若照着马伯乐的性格,凡事若一关乎了他,那就很严重的。”克非《春潮急》四四:“须知这个仗打得如何,是关乎到农业社能否巩固。”

  • 网友评论
返回顶部